c字褲美女

關於部落格
c字褲美女
  • 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烏魯木齊市米東區一煤礦採空區冒落16人遇難11人受傷

  煤礦採空區冒落16人遇難   事發烏魯木齊市米東區鐵廠溝鎮,另有11人受傷   亞心網訊(記者何超)10月24日晚上11時30分,位於烏魯木齊市米東區鐵廠溝鎮的一處煤礦發生採空區冒落事故,造成16人死亡、11人受傷。   事故發生後,自治區政府、新疆煤礦安全監察局、烏魯木齊市相關負責領導迅速趕往現場指揮救援。   25日凌晨1時記者趕到烏魯木齊市米東區石化醫院,已有救護車陸續將傷員送到這裡。“事故挺嚴重的,有的礦工從煤礦里抬出來時就已經遇難了。”一名救護人員說。      據在石化醫院負責搶救工作的烏魯木齊市衛生局副局長王剛介紹,除石化醫院外,自治區人民醫院米東醫院、自治區中醫醫院等多家醫院都已派人趕到事發地參與救援。   截至25日凌晨2時,石化醫院共收治9名傷者。據該醫院急診科醫生寇斌介紹,目前收治的傷者主要表現為神志不清、頭暈、噁心、嘔吐及四肢無力,“這9名傷者中,一位名叫劉小東的傷者傷情較為嚴重,已經出現意識喪失癥狀,其餘傷者則暫時尚無生命危險。” 25日凌晨,米東區石化醫院,醫護人員在給受傷礦工擦洗臉上的煤塵。亞心網記者 張萬德 攝   25日凌晨2時30分,石化醫院收治的9名傷者已全部送入高壓氧艙接受治療,“目前還不能簡單地確認為一氧化碳中毒,他們中毒的氣體屬於混合氣體,我們通過高壓氧艙的治療方式,將傷者體內的毒氣排除。”寇斌說。   採訪中,28歲的傷者石磊告訴記者,發生事故的煤礦叫東方金盛工貿有限公司沙溝煤礦,當時工作地點距離外界有長約兩公里的巷道,“我聽到有人喊快跑,扔下東西就往迴風巷跑,剛跑了沒多遠,一股風浪過來,我就暈過去了。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了救護車上。”   凌晨3時15分,記者趕到事發地——米東區鐵廠溝鎮東方金盛工貿有限公司沙溝煤礦。救援人員正在陸續下井進行救援,不幸的是,此時在井下發現的被困礦工均已喪失生命體徵。截至4時03分,最後一名即第16名遇難者遺體被抬出。   記者瞭解到,事故發生時,共有33人正在井下作業,其中6人自行安全升井,27人被困,被困者中11人受傷、16人遇難。   目前,事故具體原因的調查及善後工作正在有序開展。   □現場   工友回憶:發現他時雙手伸向前方   [24 日23時50分左右]事故發生十幾分鐘後,準備上大夜班的張進祿帶著20多個工友朝井下跑去。在接近作業區的地方,張進祿發現了第一個人——前一晚還一起聊天的老李,他已經遇難。見此情景,一個工友哭了起來,張進祿忍著眼淚呵斥:“哭什麼哭,先救活人。”   張進祿領著人繼續往前跑,1個、2個、3個……都沒了氣息,直到發現第五個人,是劉小東!有呼吸!張進祿連忙把自救器給劉小東戴上,隨著新鮮氧氣的輸入,劉小東咳嗽了一聲,張進祿一下掉淚了,“兄弟,扛住,我們來救你了。”   25日凌晨4時03分,張進祿將第16具遺體抬出,是老王,發現他時,他的雙手伸向前方,“他在努力向前爬……”張進祿哽咽道。   [25日凌晨2時]在米東區石化醫院急診病房,終於找到丈夫的王小慧撲通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虛弱的丈夫秦暉微微擺了擺手:“我沒事,我沒事。”   秦暉和王小惠都是沙溝煤礦的工人,兩人今年8月從貴州老家來到這裡,“想著煤礦工人工資高,存點錢讓孩子上學。”   事發時王小惠在宿舍睡覺,是工友叫醒了她:“煤礦出事了,你老公還在裡面。”   王小惠穿上衣服跑向工地,得知丈夫已被送往石化醫院後,她又瘋了似地朝醫院跑去,“我跑了快1個小時才跑到柏油路上,一個私家車把我送到了醫院。看到他沒事就好……”   [25日清晨5時]“老李呢?我咋沒見他?”在石化醫院,經過搶救,剛恢復意識的蔣愛國就問陪護他的工友馬旭身。   聽到老李已經遇難的消息,蔣愛國轉過頭去,沉默了許久。   “當時我和他拉著一起往外跑,突然一股強大的氣流把我們推到牆上,然後我就暈了過去。”蔣愛國回憶說。   蔣愛國說,他和老李是甘肅同鄉,“走的時候還給雙方家人說會互相照應,現在出了這事,我咋給他家人說……”   礦工質疑:煤礦有隱患不是一兩年   在為工友的傷亡感到悲痛的同時,東方金盛工貿有限公司沙溝煤礦的工人也提出了質疑,之前發生事故的礦井井下已經成為採空區,有發生冒落的可能,“如果及時消除這個安全隱患,也不會發生這種事。”礦工吳強說。   礦井內早就形成採空區   記者查詢資料發現,沙溝煤礦原屬烏魯木齊市米東區東方金盛工貿有限公司。2011年6月21日,烏魯木齊市米東區東方金盛公司和甘肅省電力投資集團辰旭公司舉行簽約儀式,達成東方金盛沙溝煤礦資產轉讓意向。自此,沙溝煤礦易主,成為甘肅省電力投資集團(以下簡稱甘電投)旗下資產。   據礦工介紹,沙溝煤礦年產能力90萬噸,今年4月,甘電投將沙溝煤礦承包給一名浙江商人,承包期3年。今年7月,沙溝煤礦完成員工宿舍、架線等基礎工作,並於8月開始下井作業,“還沒有正式採煤,主要是井下打眼之類的工作。”礦工王虎說。   王虎說,在井下兩公里長的巷道盡頭,是個巨大的煤礦採空區,“我來這個煤礦兩年了,但有20多年的煤礦工作經驗。這個採空區是個巨大隱患,一旦塌陷,光那股強大的有毒氣流就能要了人命。”   “浙江老闆承包前採空區就存在了,存在好多年了。”礦工馬龍來沙溝煤礦也有兩年了,“這兩年時常有煤炭、安監等部門到煤礦視察,我們不清楚他們(煤炭、安監等部門)知不知道這個隱患。”   曾計劃打井解決隱患   在礦工馬龍看來,消除採空區安全隱患比較好的方法,便是向採空區打井,“這樣可以保證採空區空腔內氣流流動正常,即便出現冒落事故,被壓縮的強大氣流也可以從井口擴散出去。”   “採空區的隱患,甘電投曾經計劃解決它,解決措施就是打井。”馬龍說。   馬龍說,甘電投曾專門找來設計院針對打井工程進行設計,整個工程造價要1000萬元左右,“但後來這個井他們(甘電投)只打了一半就停了,具體原因不清楚。”   “原本期待甘電投把井打完,這樣下去幹活踏實點。沒想到今年4月甘電投又把煤礦承包給了浙江商人。”礦工孫洋說。   孫洋1年前來到沙溝煤礦,他說,可能是因為知道存在安全隱患,礦上對安全措施抓得很嚴,“當天我們下午5點半下的井,下井前我們還專門進行了安全演練。原本到晚上1點我們就能下班了,誰知道出了這個事。”   孫洋每次下井都會仔細檢查自救器,“這裡面有夠呼吸幾十分鐘的氧氣。”事故發生時,在快被毒氣熏倒時他打開了呼吸器,才得以存活。“氣流其實就5分鐘左右,但足夠要了人的命。”   10月25日、26日兩天,記者多次前往事故發生地、醫院、煤炭局等處求證上述礦工說法,但均無進展。   26日下午,米東區煤炭局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採空區)隱患不是一天兩天了,是好多年前就形成了。”   當記者詢問煤炭局等相關部門是否要求該煤礦整改時,這名工作人員短暫沉默後以沒有接到宣傳許可為由婉拒了記者的採訪。(所有礦工均為化名)   ?  (原標題:烏魯木齊市米東區一煤礦採空區冒落16人遇難11人受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